yabox17

  南京大屠杀时刻警醒着我们,勿忘国耻,国人当自强。日本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企图抹去历史罪恶,我们是不能容忍的,只有我们强大了,才能让日本畏惧害怕。中国已是今非昔比了,面对日益衰落的日本,铁证的事实终就会摆出来,日本也为自己的战争罪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yabox17

  南京大屠杀时刻警醒着我们,勿忘国耻,国人当自强。日本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企图抹去历史罪恶,我们是不能容忍的,只有我们强大了,才能让日本畏惧害怕。中国已是今非昔比了,面对日益衰落的日本,铁证的事实终就会摆出来,日本也为自己的战争罪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基于这些情况,日本把武士道由一种职业操守,上升为一种人生境界,不但被普及为日本国民的集体信念,更成为日本军人的精神支柱。日本军人把武士道的冷酷以及自虐和虐人发挥到极致,使得持续多年的中日战争遍布令人惊悚的血腥气息,深深毒害了日本人,他们把这种文化也带到了战争之中。

  在注解中,“存在各种说法”、“仍在研究,没有定论”、“中日学者对大屠杀人数的异议”等等,反正就是不介绍大屠杀残酷的事实。1985年,《新编日本史》把南京大屠杀说成是“尚无定论”,把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说成是“被迫应战”,把1937年开始的全面侵华战争和南京大屠杀基本上都彻底否定了;2001年日本教科书关于南京大屠杀描述为:12月占领南京,由于日军行动,民众死伤多数。

  日本还有专门组织对中国报道中部分列入南京大屠杀标题下的历史照片一一进行检证,以证明其并非拍摄于南京大屠杀期间,这部分人多半属于极端缺乏历史常识的日本年轻人,以及少数别有用心的政治家。然而当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证据,越来越多被发掘出来的时候,日本这些野心家的论断瞬间被打破。

  南京大屠杀时刻警醒着我们,勿忘国耻,国人当自强。日本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企图抹去历史罪恶,我们是不能容忍的,只有我们强大了,才能让日本畏惧害怕。中国已是今非昔比了,面对日益衰落的日本,铁证的事实终就会摆出来,日本也为自己的战争罪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2、南京大屠杀发生过,但是死亡人数没有那么多。日方颇有舆论认为,中方认定的南京大屠杀造成30万人死亡的数目太大,实际死亡人数低于此。如早稻田大学教授洞富雄曾在1982年发表的《南京大屠杀》一文中考证当时南京民间掩埋尸体约四万余,崇善会堂等慈善机构掩埋的遗体十五万五千,并据此推测当时死亡人数为约20万人。



  今天是2019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不只是民族的悲怆,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年,为何日本还是公然不肯承认南京大屠杀事件,一切都需要从这段国情历史说起!



  今天是2019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不只是民族的悲怆,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年,为何日本还是公然不肯承认南京大屠杀事件,一切都需要从这段国情历史说起!

  1、日本人认为是子虚乌有事件。南京大屠杀虚构说是在日本极端右翼和部分青少年中存在的观点,比较典型的公开言论当属1994年大桥政太郎在《产经新闻》发表的文章,鼓吹南京大屠杀为虚构,其原因是没有一个证人亲眼看到大屠杀的发生,看到数千人被屠杀的目击者一个也没有。



  今天是2019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不只是民族的悲怆,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年,为何日本还是公然不肯承认南京大屠杀事件,一切都需要从这段国情历史说起!

  日本武士的行为规范极为苛刻,其最先出的特征是道义上的强制性,如果没能光荣完成军事任务就要自杀谢罪,通常情况下武士要在多个证人面前实施高度城市化而又极端痛苦的剖腹仪式,大无畏的自杀身亡。日本武士道精神在18世纪开始展露头角,并在现代战争事件趋于极致,臭名昭著的神风突击队执行自杀式攻击任务,就是这种武士道精神的至高展现。

  3、日本教科书的篡改。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文部科学省在右翼势力的施压下加强了对历史教科书的审定,几乎在所有的日本历史教科书上,都无一例外的有一个共同点,即只是笼统地介绍日军占领南京,或者简单说一句发生过屠杀,但正文的描述文字远远低于注解。

  3、日本教科书的篡改。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文部科学省在右翼势力的施压下加强了对历史教科书的审定,几乎在所有的日本历史教科书上,都无一例外的有一个共同点,即只是笼统地介绍日军占领南京,或者简单说一句发生过屠杀,但正文的描述文字远远低于注解。

  1、日本人认为是子虚乌有事件。南京大屠杀虚构说是在日本极端右翼和部分青少年中存在的观点,比较典型的公开言论当属1994年大桥政太郎在《产经新闻》发表的文章,鼓吹南京大屠杀为虚构,其原因是没有一个证人亲眼看到大屠杀的发生,看到数千人被屠杀的目击者一个也没有。

  日本还有专门组织对中国报道中部分列入南京大屠杀标题下的历史照片一一进行检证,以证明其并非拍摄于南京大屠杀期间,这部分人多半属于极端缺乏历史常识的日本年轻人,以及少数别有用心的政治家。然而当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证据,越来越多被发掘出来的时候,日本这些野心家的论断瞬间被打破。

  日本还有专门组织对中国报道中部分列入南京大屠杀标题下的历史照片一一进行检证,以证明其并非拍摄于南京大屠杀期间,这部分人多半属于极端缺乏历史常识的日本年轻人,以及少数别有用心的政治家。然而当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证据,越来越多被发掘出来的时候,日本这些野心家的论断瞬间被打破。

  1、日本人认为是子虚乌有事件。南京大屠杀虚构说是在日本极端右翼和部分青少年中存在的观点,比较典型的公开言论当属1994年大桥政太郎在《产经新闻》发表的文章,鼓吹南京大屠杀为虚构,其原因是没有一个证人亲眼看到大屠杀的发生,看到数千人被屠杀的目击者一个也没有。

  20世纪日本人的民族特质,是由存在千年的社会制度锻造出来的,社会等级的确立和维持是通过军事斗争实现的,千百年来日本列岛上强大的封建诸侯雇佣私人军队彼此征战不休,到了中世纪这些全部逐渐演变为日本社会独特的武士阶层,他们的行为规范被称为武士道,为主人效忠而死是武士一生中至高无上的荣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