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344app

  古希伯来人离开两河流域后曾去埃及居留,《圣经》上亦曾说以色列人在埃及共有430年,后由摩西带领出埃及,公元前332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率军攻陷耶路撒冷,曾把犹太人充军或放逐到埃及亚历山大城,公元前301年,埃及总督托勒密亦曾将上万犹太人运往埃及亚历山大城,上述接触,使犹太教在形成过程中长期受到古埃及宗教神话影响,进而一道遗传给基督教。埃及宗教神话中较为流行,对基督教影响较大的主要有创世说,奥西里斯死而复活的观念、对死后审判的描述、对阴间地界的描绘,以及救世王来临的传说。

yb344app

  希伯来人是一个宗教成份很重的民族,它本身没有哲学的根基,基督教的神学是借助了希腊人的哲学建构而成,希伯来人的宗教和希腊的哲学思想碰撞在一起,得到有机的结合,成为基督教神哲学的基石。

  古希腊哲学通过希腊化时期影响犹太教以及古罗马时期其学派直接渗入基督教,其中罗马时期的新柏拉图学派与后期斯多葛学派对基督教学说体系的确立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古波斯宗教的善恶二元论、末世观念和天使魔鬼的描述无疑对基督教也产生一定作用;而基督教在其形成过程中,古希腊罗马的斯多噶哲学和新柏拉图主义对基督教也起著不可估量的影响。

  复活观念在基督教中也得到有机结合,古巴比伦宗教纪念青春之神杜木兹复活之风俗亦影响基督教,据传每年一当杜木兹要离近,闪族男女皆为他举行哀典,但春天一到,杜木兹重返人间,枯死的大地又充满生机,这种“迎春节”发展到后来,遂被基督教改造成“复活节”。(7)

  柏拉图的门生亚里士多德则提出了世界本原及本体的“第一因”、“第一推动者”和“宇宙终极目的”等理论,他率先将“太初哲学”、“第一哲学”的“形而上学”与“神学”联系起来,通过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中世纪基督教神学得以重建,阿奎那的神哲学思想、上帝论证即建基於此。

  基督教传统的创世神话、伊甸园、洪水传说和受难复活等皆是古巴比伦文化的元素,这些传说皆可从《吉加美士史诗》找到它的原形;巴比伦纪念青春之神杜木兹的风俗和的迎春节庆典也可视为基督教复活节的原型。

  古波斯宗教的善恶二元论、末世观念和天使魔鬼的描述无疑对基督教也产生一定作用;而基督教在其形成过程中,古希腊罗马的斯多噶哲学和新柏拉图主义对基督教也起著不可估量的影响。

  波斯宗教的和最后审判说对於基督教有过影响,基督教早期流行的 “千禧年”之说即可找出某种渊源关系,而波斯宗教中有关救主扫希安特的传说也对形成基督教的“人子”(即救主耶稣)观念产生一定影响。

  柏拉图的门生亚里士多德则提出了世界本原及本体的“第一因”、“第一推动者”和“宇宙终极目的”等理论,他率先将“太初哲学”、“第一哲学”的“形而上学”与“神学”联系起来,通过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中世纪基督教神学得以重建,阿奎那的神哲学思想、上帝论证即建基於此。

  这裏所谈及古埃及宗教神线世纪在埃及各地曾流行的宗教观念和神话,埃及宗教起源於氏族图腾崇拜,各地的保护神多为动物形象,其后发展成天体与动物崇拜结合起来,从而使日、月、光明诸神具较高地位,埃及宗教与巴比伦不同之处在於它信仰神对死者的审判和死人复活,相信死者灵魂要进入阴间接受审判,并将有著来世的生活,这些观念曾为基督教的末日审判与地狱之说提供了素材。

  波斯帝国所在的古代中亚细亚,其早期宗教是在原始的自然崇拜和多神信仰的基础上形成的,当时在伊朗游牧部落的宗教崇拜中,战神具特别意义,光明的神阿胡拉马达最初乃是一个部落神,约在奴隶制国家形成初期才升华为全波斯的主神,基督教《旧约》的耶和华形象充满著争战形象,不得不说是受著波斯宗教的影响。

  公元前539年,波斯王居鲁士率军攻占巴比伦,让流亡的四万多犹太人重返巴勒斯坦,从而结束犹太民族的“巴比伦之囚”。从公元前539年到前333年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灭波斯帝国,巴勒斯坦处於波斯统治之下,波斯统治者为了抵挡埃及与希腊人入侵,对犹太人采取绥靖政策,让一部份犹太人返国,并允许保留其民族信仰,从波斯返回巴勒斯坦的犹太文士曾与巴比伦、波斯的各种信仰相接触,当其编纂犹太经文,思考神学问题时,波斯宗教中一些观念便潜移默化於内。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这裏所谈及古埃及宗教神线世纪在埃及各地曾流行的宗教观念和神话,埃及宗教起源於氏族图腾崇拜,各地的保护神多为动物形象,其后发展成天体与动物崇拜结合起来,从而使日、月、光明诸神具较高地位,埃及宗教与巴比伦不同之处在於它信仰神对死者的审判和死人复活,相信死者灵魂要进入阴间接受审判,并将有著来世的生活,这些观念曾为基督教的末日审判与地狱之说提供了素材。

  新柏拉图派代表人物普罗提诺提出了万物之源是“太一”的理论,这个“太一”乃神秘的精神实体,超越一切存在,它作为万物的“泉源”凭其不断的“流溢”而创造世界万物,不过“太一”并不直接创世,它从自闩y溢出“努斯”,即一种理性精神,从“努斯”流溢出“灵魂”,再由“灵魂”流溢出物质世界。普罗提诺还强调“灵魂”在本质上具有爱慕,向往“太一”的特性,它使人渴望回到“太一”与神合一。新柏拉图派的“太一”理论和“灵魂解脱”学说为基督教的“上帝论”和“救赎论”的哲理化奠定了基础,这种“太一”被视为上帝,宇宙一切都从它那里流溢出来,物质世界离“太一”最远,所以是恶的,卑贱的,只有静思默想消除物欲,达到“出神”境界才能使灵魂回归“太一”,受这种学说影响下,基督教宣称上帝为万物的泉源和归宿,人生追求的目标是与上帝合一,归於永恒的上帝,不能不说是脱胎自这种神秘的新柏拉图主义。(10)

  (7)卓新平:《宗教理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447-459页。

  基督教传统的创世神话、伊甸园、洪水传说和受难复活等皆是古巴比伦文化的元素,这些传说皆可从《吉加美士史诗》找到它的原形;巴比伦纪念青春之神杜木兹的风俗和的迎春节庆典也可视为基督教复活节的原型。

  在古埃及,奥西里斯死而复活神话广为流传,对基督教的复活观念也影响深远。相传奥西里斯原为埃及之王,其弟塞特为争王位而阴谋将之害死,并切尸十四块,扔到埃及各地,奥西里斯之妻伊西丝将分散碎尸找回拼合,结果感孕生子荷鲁斯,荷鲁斯长大后打败塞特,为父报仇,交战中荷鲁斯失去一目,后来为了救活奥西里斯,荷鲁斯又把夺回的此目让其吞下,从而使他死而复生,奥西里斯复活后不愿再留人间,往冥府称王,成为阴间主宰,为此,古埃及人每年都要举行长达十八天的祈祝盛典,还有一种传说为奥西里斯死於公元前3000年阿太尔月17目,其复活之日则为此后第三天,他的信奉者尊他为“西去另一世界的人们之中为首的一个”,这种说法与后来基督复活之说极似,如《哥林多前书》就言及“基督已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由此可见,奥西里斯的复生便是基督复活的先兆。

  而根据圣严法师的分析,犹太人魔鬼的观念是受到古波斯祅教的启发,祅教主张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不断在斗争,这种观念后来演变成为上帝与魔鬼,而基督教的魔鬼撒旦(Satan),其名则取自古埃及的恶神沙特(Sat)。(5)

  (8)卓新平:《宗教理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459-469。

  波斯人早期崇拜的太阳神密特拉,在琐罗亚斯德教兴起后巳不再被波斯人提及,但其崇拜活动继续流传,后来发展成罗马帝国的密特拉教,对早期基督教的形成有一定影响,这一太阳神诞生之日也曾为基督教圣诞节日期的确定提供过根据。

  在古埃及也曾流传过关於救世王降临之说,据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古埃及预言记载,当一地区遭受灾祸役就会有人预言将会有一个大能的国王来临,他将开创一个幸福、和平、正义的时代,从这种救世王降临之说到犹太教的弥赛亚观念和基督教的基督再临论,当可见出一条伏线)

  我们可以看出,《旧约》中的伊甸园、创世信条乃直接取材自巴比伦文化;“伊甸”本是巴比伦人对幼发拉底河下游冲积平原的名称,后在古希伯来语中引申为“一个可乐之地”的含义,从而发展出基督教的地下乐园之说,创世和洪水传说则可从两河流域的古代碑碣、泥砖上查考出,1874年,英国亚述学家史密斯二去尼尼微,搜获大批记载《太阳史诗》的碑碣,其中的“吉加美士史诗”泥版透露出重大秘密,它记载了创世传说以及第11日“洪水”及描述洪水得救的故事。

  (8)卓新平:《宗教理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459-46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